静默的吴哥窟

2019-10-16 15:13:08 zyc 4272

从柬埔寨回来已半月有余,点点滴滴在记忆中渐行渐远,但吴哥窟的印象却被深深烙下。翻看着手中的相片,仿佛古老的放映机在摇动着回放的把手,我又被重新带回了吴哥窟,重新来到了这座巨石垒起的大殿前。

吴哥窟即吴哥寺,吴哥寺又被称为小吴哥,坐东朝西而建,是当年为真腊国王建造的庙宇,举全国之力,历经大约35年才建造而成。它代表着高棉古典建筑艺术的高峰,与中国的长城、印尼的泰姬陵婆罗浮屠、埃及的金字塔誉为东方四大奇迹,是历史留给柬埔寨吴哥古迹的宝贵财富,因此其造型已成为国家标志,展现于柬埔寨的国旗之上。

戴着暹粒当地的棕榈叶草帽,依旧遮当不住炎炎烈日的炙烤。天空是出奇地蓝,蓝得让人有点眩目。游客也是出奇得多,各种肤色,各国语言,混杂着,交汇着,一瞬间有一种被脱离现实的感觉,仿佛被周遭的神秘气息推向了一个奇妙的空间。

烈日下,我站在天界桥的这端,静静凝望着这座巨大的庙宇,天界桥的那端呈现出的一大片黑顶灰墙的宏伟建筑群,这便是吴哥窟,由一条190米宽的护城河紧紧环绕保护着。小吴哥设计严谨,外城墙共计有三层回廊,把中心庙宇稳妥地围在其中。整座吴哥窟全部用石块堆砌,这些巨石每块重达8吨有余,当时没用灰浆没用任何其他的黏合物,聪慧的工匠们仅仅依靠石块的重量和自有的形状之间的吻合就将它们层层叠合起来,建造出这么一座庞大的庙宇来。整座庙宇历经了这么多年的风风雨雨,巨大的石块依然静静地伫立着,仿佛来访者只要用心,就能听到他们诉说的故事。风、雨、烈日……无情地对巨石进行着侵蚀,即使有的已是千疮百孔的面貌,但那份执着依旧不减当年。

认真地游走在宫殿的光影中,带着对历史的虔诚,伸手触摸岩石垒砌的质感,在骄阳下展露无遗的原本斑驳的冷青原色是历史直面地表白。一队又一队的人群在各个殿堂中川行,我缓缓地漫步其中,难得一个长长的柱廊此时此刻没有被任何人打扰,阳光洒在石柱上,留下长长的阴影,光影照射下的墙面,斑驳陈旧。我没有走近,只远远地用相机记录下他安静地容貌,像一位长者,深沉得不置一词。

1513930717401357.jpg

吴哥的天气瞬息万变,刚刚万里无云的蓝天,眨眼间被一大片云朵遮住,厚压压的一大片,正好也缓解了烈日的强度,有待我贮足而立,开始细细欣赏完美的石雕。吴哥窟几乎所有的墙上、柱子上、廊间、檐下、瓦片上,都镶嵌是精美的石雕,整个石窟有佛像、莲花及其他人物1800多件,向我们展现着当年精湛的工艺和那时的辉煌。人物是最多的内容,最常见的便是整墙的仙女。背景绝不是空白的单调,而是由一片繁茂的花朵衬托,在花丛中飞舞着一位位仙女。仙女们头戴精美复杂的花饰,面带微笑;完美的五观,端庄秀丽;亲和的笑容,婀娜的身姿,飘逸的裙摆……听导游介绍说,回廊墙壁上雕刻的仙女有三千之多,且形态各异,令人不得不感叹折服。

围着吴哥窟的中心走了整整一圈,静观了它两个最基本的格局:祭坛和回廊。回廊自是明了,最是祭坛,由三层长方形有回廊环绕的须弥台组成,如宝塔般一层比一层高,喻意着印度神话中位于世界中心的须弥山。在祭坛的顶部,五座宝塔赫然矗立于中央,象征着须弥山的五座山峰。五座宝塔不尽相同,位居于东西南北四角的宝塔较小,如四大金钢守护着最正中的宝塔。巍然矗立于正中的最大的宝塔,英姿飒爽,毅然挺立。五座塔尖似火焰般地形状,塔身层层各异,有五层之多的雕像围绕其上。通向中心塔的台阶也是几近垂直,令我满怀虔诚地仰望。

天上的云朵更加地密集,颜色也逐渐地加深。我一路走来,来到了名曰“天堂”的塔处。笔直耸立的尖塔顶部殿堂听导游说那是当时代表的“天堂”。通往天堂的台阶陡而滑,而当年却并没有设立扶手,想要到达天堂,只能手脚并用地爬上去,让信徒在攀爬过程中体会通向天堂之路的艰辛。我仰望着天堂塔顶,纵是向往,却也仅是绕着“天堂”塔的外围转了一圈,想必那上面的景色定是平地上无以伦比的。

乌云滚滚而来,乌云覆盖下的吴哥窟与蓝天下的相比,亦是另番景象。乌云压顶时,仰望高处,曾在大火中被烧过的殿堂显得愈发地威严,墙壁有大面积的黑色印迹,遮住了石殿原来的颜色,但也正是这黑色印迹,反而更加加深了吴哥窟的历史感。阴沉的黑色让人有点心悸,像来到了一片荒凉许多的古堡,亦像一位经历了太多痛苦的老人在叹息流泪。

离开小吴哥时,雨仍然没有落下。因为云朵的关系,我们没有见到“金色的吴哥”盛景,但欣赏了那么多的奇迹,我们亦不遗憾。有时初见就是永恒,我们有幸遇到什么样的景色,自然界自有安排。当年法国生物学家亨利·穆奥在《暹罗柬埔寨老挝诸王国旅行记》说到:“此地庙宇之宏伟,远胜古希腊、罗马遗留给我们的一切,走出森森吴哥庙宇,重返人间,刹那间犹如从灿烂的文明堕入蛮荒”。不论是历史如何的描述,不管是世人如何地评论,不论是金色的吴哥,还是灰色的吴哥,吴哥窟就在那里,静默不语……